岭南创业故事系列:“草和木”:现实,留给25岁之后

2015-04-28 17:09

DSC_0016

江子杨(右)、王志彭(中)、洪灿斌(左)组成的“草和木”  摄影/记者 魏伯航

岭南新闻中心讯(记者 魏伯航 学生记者 庄宗滨)王志彭有着一张棕红色的脸和一副健硕的体格,性情憨厚的他不怎么爱说话——他负责宣传和人事;洪灿斌的数学并不出色,几百元的账目经常会搞得混乱——他掌管财政大权;江子杨是三人当中最瘦最骨感的——他是“草和木”的老大。

3月31日,江子杨代表“草和木”团队参加了校团委召开的创业达人交流会,和与会的另外20多名在校创业学子一样,他铿锵有力地提出了自己的希望:“我们想要一块能够办公的场地,两三平米的地方也行!”

在座的创业团队有的来自创业孵化园,早已实现拥有自主办公的场地;有的创业者做微商、网店代理,并不在乎是否需要“地盘”。因此,江子杨的话在现场没有引发更多的共鸣,老师记录在案后,便让下一位同学发言了。

为一块两三平米的场地,江子杨先后拜访了两位老师。但对于全校近百个创业团队或创业个体户来说,觅得一块“立锥之地”绝非易事。有“精通门道”的朋友支招,让他们去问问宿管老师,或许有空的宿舍可以利用,不出所料,他们得到了“不合校规”的回答。

如今,江子杨和他的“草和木”团队寄望于正在举办的全校创业大赛,他的创业项目惊险入围后,即将进入为期一周的封闭培训,自认为经历过足够多挫折的江子杨,和他的两个搭档,继续为拼得一块场地而奋斗着。不过他们的梦,不止如此。

“草和木”——“CNM”

“草和木”团队的组建,就和它的名字一样偶然。

江子杨的创业梦是从上学期末开始做起的。作为刚入学的大一新生,他身边同学的兴趣主要集中在社团活动和组队打LOL,江子杨同样不例外。到了考试周时,有个朋友介绍来一个项目:“推广一个APP软件,对方注册成功并购买一个1分钱的东西,你就可以拿到4元钱奖金。干不干?”

当天,江子杨便发动宿舍的同学加入,有的人踌躇一番后退出了,最终,来自茂名的王志彭和来自汕头的洪灿斌和他组成了“三人帮”。团队组成,还缺一个响亮的名号,他们自觉做文案不是强项,江子杨遂委托一个外地的老同学帮忙,几秒钟后,“草和木”出现在了QQ对话框里。

在他们的宣传单上面,“草和木”的英文简称是“CNM”。“草和木象征了一种根深蒂固,我们希望它能够长久发展下去。”江子杨说。而对于“CNM”,他狡黠地笑道:“CNM一般谐音草泥马,比较搞笑,容易叫人记住。”

被一夜清理的小广告

“草和木”接受的第一份工作是推广一个团购APP。激情在事业开始阶段最为高涨,三个男生将潜在客户锁定为熟悉的同学。他们从自己宿舍开始,接着是隔壁宿舍,继而是整层楼,最后是8楼同专业的人。一个星期后,班上40多个同学的手机都下载了这款APP,每人为“草和木”贡献了4元钱的支持。而他们总共营销的人数达到了100例。

不过,寒假不期而至。

寒假让“草和木”遭遇了第一个寒流,也让江子杨意识到,他们的事业不可避免要在两大长假中断,他们依然脱不开学生群体的束缚。

放假归来,洋溢在宿舍内的气氛让人懒散、懈怠。虽然他们又接了另外一个APP的推广,并且价格翻了一倍——每推广成功一例有8元的报酬,但“惰性难克”。“意志很难坚定,如果这天晚上一个人说不做了,那么大家都说不做了不做了,然后面对电脑,一晃就到睡觉时间。”

为了坚强信念,也为了推销宣传,他们某天晚上去隧道贴小广告。由于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他们熬到晚上9点才出发。隧道昏暗的灯光中,三人通力合作,刷胶水、张贴、拍实……害怕被人撞见,他们贴完8张,就带着剩下的992张匆匆跑回宿舍了。

谁知第二天是学校的爱国卫生运动日,全校一起“洗邋遢”,整个隧道内的“牛皮癣”一夜之间被清理干净,地下通道焕然一新。“后来我们觉得贴广告、发传单太不环保和卫生,便决定以后再也不这么做了。”江子杨说,剩下的千余张传单不知如何处理,索性一股脑都塞在了床底下。

DSC_0005

江子杨参加创业大赛的产品——印有麋鹿图案的黑色T恤 摄影/记者魏伯航

“兼职可以无限期做下去,但总有一天要面对创业”

如今的江子杨身兼多职:和他谈电商,他会掏出手机向你推荐各种APP软件;和他谈旅游,他对广州周边游如数家珍,能给你一个相对优惠的报价;和他谈摄影,他会说自己是大学城一家学生创办的影视公司的摄影师,推荐你拍写真或婚纱。

虽说“草和木”代理了多家公司的业务,但江子杨和他的搭档一直对这样的信念非常明确:兼职不是创业。

“兼职能做就做,不能做就算了。兼职能为创业积累资金和经验,但总归是替人工作,要根据老板的意图和想法做事。创业是有风险的,必须要谨慎,要一步步规划好。”

3月份的创业大赛,终于让“草和木”从奔波的节奏放慢脚步,静心深思:我们该以怎么样的方式创业呢?江子杨说,兼职可以无限期做下去,但总有一天要面临创业的问题,创业大赛正是逼他们迈出了这一步。

此前,他有过制作个性化服装的想法,现在他带领“草和木”行动起来。通过美院的朋友得到绘制图案后,3月中旬的一个晴天,他们辗转来到番禺某条城中村,走访逼仄街巷内的制衣厂。几圈之后,他们花960元拿到了30件成衣,出自机电专业的他们也粗略学到了了几个服装行业的术语。

“68元包邮”,胸口印着白色麋鹿图案的衣服总共卖出了5件,剩下的被放进了“草和木”的仓库——一只铁皮柜里。“因为这个产品选入了创业大赛,我们也不打算卖了。”江子杨说。

年轻碰撞25岁之后的现实

拥有高壮身躯的王志彭想当兵,在遇到江子杨之前,他想参军入伍,在部队锻炼几年出来做一名机电工人。现在当兵依然是他不渝的志向,但复原后他可能选择继续“草和木”的创业。

来自汕头的洪灿斌家里是开厂的,家境优渥,父母寄望其能接管家族企业。“草和木”几百元的财务被他管得“一片混乱”(江子杨语),之所以由他管钱,江子杨笑称亏了他能自己补回来。

心血来潮填报了机电专业的江子杨,他同样有一条父母安排的路。“我爸同意我搞到25岁,如果到时创业仍然不见起色,那就听他安排吧,毕竟那时各方面受到的压力会很大。”

留有后路的“草和木”三人组,并不是没有破釜沉舟的决绝,他们只是更加理性。按照他们的规划,从制作服装开始,到打造几名“网红”美女代言品牌,然后搭造一个买家网站,最终成为具有“互联网思维”的运营平台。

“顺利的话将在三五年实现,我们会积极找合伙人、投资人。”高考前长过的白发,现在又开始在江子杨头顶冒出来了。《中国合伙人》中的三个年轻人,他们的自信和傲气不只显露在纽约时代广场,也表现在一间间麦当劳里。面前的江子杨和他的搭档们,周身也盘绕着同样的气场。

打开“草和木”微信公众平台,按动菜单中的“憧憬未来”字符,马上弹出——“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”。

微信关注

微博

Android客户端